首頁 > 關注民生

三位烈士魂歸故里

2019-10-16 編輯: 仲鶴

9月30日9時,經區西苑街道羊角埠股份經濟合作社公墓內,山風嗚咽,翠柏低吟,數人肅立,一個簡單的儀式過后,叢培竹、叢培信、叢溫滋三位烈士的英雄紀念碑在這里落成。

89歲的叢培昌老人淚流滿面,被家人攙扶著走到紀念碑前,立定敬禮,喃喃自語:“兄弟們,我終于把你們帶回‘家’了。”

二十多年奔波尋人,終于讓烈士魂歸故士。輾轉于萊陽、臨沂、濟南等地的辛苦,對叢培昌來說,在這一天,一切都變得值得了。

參軍 沒想到一別竟是永遠

“我們幾個是一起長大的伙伴,當年在學校念書時,聽老師講時事政治,說起解放區的嚴峻形勢。我們幾個半大小子一合計,決定參軍,保家衛國去。培竹哥和培信哥比我早半年入伍。”叢培昌說,1947年1月,16歲的他離開學校,緊隨兩個哥哥參軍入伍。

參軍后,他們被分到不同的部隊。叢培竹進了華野十三縱三十八師114團,叢培信被分到華野十三縱特務連,叢培昌成了華野十三縱三十七師109團的一名新兵。叢溫滋歲數大一些,1944年就入伍了,不知去了什么部隊。

一起長大的小伙伴,從此天各一方,讓16歲的他沒想到的是,很多人這一別竟是永遠。

叢培昌對著地圖講述他尋找烈士的過程。 威海晚報記者 姚威 攝

“到了部隊說走就走,相互之間沒有音訊,想聯系也不方便。”從培昌說,他也是后來得知,叢培信于1947年5月在孟良崮戰役中犧牲;叢溫滋1951年在朝鮮金城犧牲,時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副連長,榮立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一次。

1947年12月19日,萊陽戰役最慘烈的一戰在萊陽城西的將軍頂打響。華野十三縱死守將軍頂,正面阻擊敵軍。“當時,部隊的命令是‘只允許前進,不允許后退一步’。我們團在一條長溝里開戰前動員會,我遠遠看見向前奔跑的隊伍中,有個扛著機槍的熟悉身影,像我二哥叢培竹。我大喊一聲,叫他的名字。”叢培昌說,從進入部隊,就沒想到能再見到親人。當時,大部隊正在跑步向前,前面陣地上已經響起了陣陣槍聲。叢培竹飛身上前,用力握了握叢培昌的手,咧嘴一笑——“戰后見”,轉身跨步走了,只留下一個背影。

“叢培竹是我堂兄,排行老二。萊陽戰役結束后,我四處打聽找他,結果再見到他時,他在棺材里躺著。”叢培昌笑容凄然,“我以為,他會活下來。”

尋找 伙伴們,你們在哪里

戰后,生活恢復平靜,叢培昌回到家鄉。“能活下來,我就已經‘賺’了,該回來為家鄉繼續作貢獻了。”可在他的心底,當年伙伴們參軍入伍、擁抱告別時的場景常在腦海里反復上演,“就跟小電影一樣,一遍遍地放,當時說的話,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。”

“落葉要歸根。他們是烈士,卻遠葬他鄉,連個認識他們的人都沒有。我一定要帶他們回家,讓家鄉人都記得他們。”年齡越大,這個念頭就越來越強烈。1993年,60多歲的叢培昌漸漸有了時間,于是拿出自己多年的積蓄,開始踏上了尋找伙伴、戰友、帶他們回家的征途。后來,因生活瑣事較多,尋找一度耽擱下來,直到最近十幾年,叢培昌外出的腳步越發頻繁。

“準知道我二哥在萊陽戰役中犧牲,我就先去了萊陽。”叢培昌打算先從最容易找到的地方入手,經多方聯系走訪,他在萊陽紅土崖革命烈士陵園找到了叢培竹的墓碑。“青山處處埋忠骨,但烈士的英魂我要接回家。”抱著這份信念,叢培昌又開始尋找另外兩位犧牲的烈士。

落成的紀念碑。 曲小威 攝

“去過濟南很多次,每次必到解放閣去,就想弄清楚培信哥埋在什么地方。”叢培昌家里的墻上,貼著一張中國地圖,每當想起了老戰友,他就會戴上老花鏡,走到地圖前,一遍遍地摩挲著那些熟悉的地名。這些年,為了尋找烈士的長眠之地,去過大大小小不少地方,小到一處村名,他都記得很清楚。“這兩年,年紀大了,去臨沂幾次,都是兒子或女婿開車帶我去找。后來知道培信哥就是在孟良崮戰役中犧牲的,可到孟良崮周邊找了個遍,也沒有找到培信哥的墓碑。”叢培昌說。

10多年來,叢培昌多次到萊陽、濟南、臨沂等地尋找,期間甚至動了去朝鮮金城的想法,終因路遠身弱未能成行。至今沒能找到叢培信和叢溫滋的埋骨之地,這也成了他的遺憾。

立碑 讓英雄浩氣長存

“我歲數已經很大了,我怕等我不在了,就沒人記得他們了。我要再快一點,把他們的英魂接回來,給他們立碑,讓家鄉的后人記得他們。”叢培昌說,從決定尋找烈士到接他們英魂回家,他得到過太多部門、太多人的幫助,這一路來,要感謝好心人的無私幫助。

給烈士立碑的事,羊角埠股份經濟合作社的6名老兵聽說了,他們非常支持叢培昌的決定。

烈士英魂接回來,該安置在哪兒成為難題。“今年5月,培昌大哥來找我,說起這個事。烈士們是我們村的驕傲,應該讓烈士看著自己家鄉一天天的變化。”羊角埠股份經濟合作社黨支部書記叢培林說,他想到了本村的公墓,大家一致認為,這是最好的安排。

9月30日,為迎接烈士英魂“回家”,西苑街道、祥臺社區、羊角埠股份經濟合作社搞了一個簡單儀式,在羊角埠股份經濟合作社公墓的西南角,樹起一座高1.8米的烈士紀念碑。

大紅綢結成彩球,懸掛在白色的花崗巖碑身上,碑額正中鐫刻著鮮艷的紅五星,碑身上書八個大字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。面前是深愛的家鄉,背后是巍巍青山,叢培竹、叢培信、叢溫滋三位烈士終于魂歸故土,在這里長眠。叢培林說,英雄們會喜歡這里的。

叢培昌展示國家頒發的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”。 記者 姚威 攝

“沒有他們的犧牲,哪有我們今天的幸福?人什么時候都不能忘了本。”在立碑儀式上,叢培昌將國家頒發給自己的榮譽——“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”,讓他的弟弟佩戴在烈士紀念碑上。“這個勛章,我不能先戴,”叢培昌說,“只有他們戴過之后,我才能戴。”(威海晚報記者 姜萍 通訊員 曲小威)

上海时时彩彩乐乐